灵秀在这里~

韩叶喻黄短篇都完结
将计就计还卡着
世界末日思路一般
人鱼完结
靠谱存稿丢了


作业很多,活得很好

【韩叶】狼人传说[END]

(狼人韩x猎人叶)

    点文。别抱太大希望,我写文就是这样的套路。

   
  “即便一个心地纯洁的人,一个不忘在夜间祈祷的人,也难免在乌头草盛开的月圆之夜变身为狼。”——欧洲神话故事

    很明显,一个正常人是不会把这样的神话故事放在心上的,而韩文清正是这样一个正常人,从小被教育狼人相关的知识他也以为只是父母的幻想,所以他即使是学了也一直没有放在心上。虽然他一直这么以为,然而某一天晚上他才发现自己的世界观需要分解重组。

    家族城堡外不知何时长满了及膝高的野草,带着缺刻的叶片柔软下垂着依附在长长的茎上,蓝紫色的花朵一串串一簇簇地盛放着,月光为花朵笼罩上一层薄薄的轻纱,虽然有些朦朦胧胧的美感,但却给他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在那月光轻移照亮了整个房间之时,一种从血液流淌着渲染开来的奇怪感觉冲击上了他的心脏。韩文清笼罩在月光之中的身躯一震,撕扯般的疼痛包裹了浑身上下,他并没有预料到这种撕心裂肺的痛感,肌肉绷紧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怒号。

    “少爷?”仆人听到城堡空旷的走廊回响着从韩文清房间里传来的怪声,一时既觉得渗人又担心,连忙急急慌慌地跑到韩文清房间门口敲门,听里面没有反应便用力撞开门,却见房间里已经没有了人影,只余下地板上几滴血迹。

    月光下一个矫健的身影在银白的圆月边飞掠而过,手臂上拘着一头和月光一般毛色银白的狼。

    “哎呀真是的,抓个猎物还被咬了一口,打个针打个针……”叶修在一家诊所停下,扣扣暗号便见一个身着白衣看上去就特别严谨整洁的人不紧不慢地从上层下来接过了原先一层的工作,并且按了个按钮降上了门。

    地上忽然升起来一个巨大的铁笼,而眼前的医生冷淡着脸一手把叶修手里的巨大银狼给关进了笼子里,然后一回身打开医药柜子从里面取出些针筒和药水来。

    “新杰,没那么严重吧?怎么是防疫最高级的药?卧槽我会被副作用给疼死的!”叶修看着张新杰拿出来的药物的颜色深度就吓了一跳,一下子退后了一步,“我又不是非要在半夜三更吵醒你的!你这起床气别体现在这里啊!”

    张新杰眉眼间还带着几分睡意,脸色也是板着的,听得这一声质疑脸色更是不好,语气特别平淡如水:“你打不打?”

    要知道得罪谁都行得罪这猎人界最好的医生那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最后捂着屁股惨嚎的叶修深刻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它醒了。”张新杰听到铁笼里狼窸窸窣窣站起来的声音,看了看那一双带着厉芒的狼眼确认道。

    “都已经好久没有出现狼人了,唉,不知道是哪个狼人传出来的病毒感染。本来猎人只要管吸血鬼的事就行了,怎么几百年前的狼人种族又回来了,不是划分了势力范围了么……麻烦麻烦真麻烦……还好身上带了麻醉剂……”叶修摸出一支烟来,感觉到张新杰严厉的目光也不敢真的点起来,叼在嘴里蹲在笼子边看这头狼。

    “欸?不是说被感染成的狼人心情暴躁没有人类意识的吗?这个怎么这么安静……”叶修兴致勃勃地看着自己见到的第一个狼人,“来来来,变个人给哥看看?”

    韩文清下意识地咬了这个胆敢闯入民宅的陌生人后就颈部一痛陷入了昏迷,再睁开眼却看见自己被关在一个巨大的铁笼里面,意识到是眼前的两人做的后就更是警惕。

    自己身上的变化或许就是眼前这两人做的吧,那个白衣的是人体实验科学家?至于现在蹲在自己眼前的,是打手?他说什么,变个人?荒谬!

    谁成想,刚想到这几个字的一瞬间,一阵疼痛又传来,或许是因为是第二次而没有之前那么痛苦了,一阵风飞扬之后韩文清发现自己光着身子站在了笼子里,头顶着笼子顶。

    “这个猎物看来值不少钱啊!”叶修站起来,用欣赏艺术品一般的目光上下打量笼子中肌肉健壮的人,啧了啧嘴感慨道。

    “人贩子?”韩文清皱眉头,隔着笼子往前一步,目光如炬瞪视着叶修,“这是犯法的。”

    “吓死了吓死了。这个还会讲话啊?”叶修看着忽然凑近的韩文清凶巴巴的脸色却笑了,叼着烟继续看,目光灼热地上下打量着,“不错不错。”

    张新杰却变了脸色,疾走几步打开密码锁:“抱歉,请阁下原谅,代荣耀猎人协会向您的家族致歉,我们任凭您责罚,猎人协会现副会长叶修将以任意方式赎罪。”说着张新杰行了个贵族礼。

    “不是吧?闯祸了?”叶修看着张新杰的动作目瞪口呆,听到后面的话更连嘴里的烟都掉了下来,“我还被咬了一口呢!”

    最后以赔上自己做三个月仆人的方式解决问题的叶修抓紧韩文清的手臂看着脚下飞速掠过的景物欲哭无泪:“飞慢点飞慢点啊——”

    跟韩文清这得天独厚的狼族天赋相比,自己这借助科技手段才实现的飞行简直就是弱爆了!

    “少爷回来了!!!”都要报警了的家人终于在几个小时之后听到了仆人带来的好消息,都松了一口气,却看见圆月边掠来的健壮青年手臂上还挂着个紧紧张张的青年。

    “文清,他是谁?”韩父看着一直站在韩文清身侧的青年脸色一沉,威严的目光扫过去。

    这神色,真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叶修想着,还是干脆利落地上前一步道:“荣耀猎人协会副会长叶修,将要在您家中叨扰三月。”

    “想好了?”韩父脸色肃穆,询问的目光扫视两人。

    韩文清点点头,而叶修也是一个激灵答道:“是!”

    看着韩父为他们带领方向到了一个最里面的房间并且打开门请他们进去,叶修和韩文清忽然都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而这预感在下一秒门上了锁的瞬间得到了证实。

    “这是什么意思?!”叶修拍门却不见有人来开门,又四下看看这阴沉沉只有一张大床和一个很高的天窗的房间,一直没有太大变化的心情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又闯祸了?”

    “没有,”韩文清看着周围的情况有些头疼,“是我的错。我忘记家族风俗了。韩家狼人是在乌头草盛开的月圆之夜举行结婚仪式的,在这一天带人回来并且说要待在一起三个月是要结为终身伴侣的标志。从今天开始我们会待在这里三个月。”

    “三个月后呢……”叶修听得一愣一愣的,却是听懂了其中的意思,“再退婚?”

    “可以。”狼人是专一的种族,被退婚不但是对狼人能力的质疑,还由于留下了被退婚史断绝了狼人再娶的可能性,韩文清却也不能将自己的错强加给叶修,只得点头答应。

    “啊,那就没事没事,不就是在这儿待三个月嘛!简单极了。”叶修知道解决方法就没有再愁眉苦脸了,“你这儿有电脑吗?”

    “没有,如果你想要的话我可以让仆人送过来,除了不能出去其他都没有关系。”韩文清压下苦涩的心情回答。

    “那就算了,太晚了。洗洗澡睡觉去吧。”叶修四处看看随手打开一扇门,心满意足地看到了一个很正常的浴室,自己哼着歌走了进去。

    韩文清正一本正经地坐在床上等人出来,结果眼前那个墙却忽然裂开来咔哒咔哒出来个大电视,电视上开始播放起浴室的实时直播来,而电视里的叶修已经没有了衣服。

    韩文清一句国骂到处翻遥控器,却发现自己并不能找到这种东西,秉承着非礼勿视原则的君子韩想着刚才一眼扫到的分外白皙的躯体红着脸腾地转过了身,没想到这还没完,自己眼前左边右边的墙也都咔哒咔哒开了个小电视出来,甚至于连天花板都出来一个,房间里全是立体环绕的叶修的哼歌声。

    韩文清干脆哪里都不看,仰面朝天躺在床上,又拿个枕头盖在自己脸上,可是这水声和歌声还是没法避免,想着不要听反而听得更清楚连耳朵还是红通通的。

    叶修正惬意地洗着澡,镜子忽然闪了闪放出来一个画面连带着一个平板的机器声:“您的伴侣似乎对您的身材不满意,请您适量运动以锻炼完美身体。”而那画面正是韩文清从开始看到画面到现在的仰躺状态之间的反应,连脸色的变化和耳朵的红色都看得一清二楚。

    叶修本以为自己会对这种奇怪的事情感到愤怒,结果看了半天反而越来越想笑,甚至还对着镜子打招呼道:“老韩?对我身材满意么?”果然,画面里一副生无可恋样子仰躺在床上的韩文清一秒钟一本正经坐起来,看向地面,只是耳朵尖却红透了。

     叶修觉得自己的犬系神经被撩拨到了,一边穿衣服一边觉得韩文清似乎挺可爱的,尽管看起来很凶但是其实好容易害羞,想想自己这么多年一个人似乎也没个头不禁考虑起把韩文清当自己对象的可能性来。

    武力值✔颜值✔安全感✔寿命比例✔好感度✔品行✔

    这么想的叶修似乎发现不了他的一点儿缺点,如果长得像黑社会不算缺点的话……完蛋了,这算是一见钟情吗……

    叶修带着一层水雾和一头水走出来,只围了一条浴巾:“韩文清,借我件衣服。”韩文清皱着眉头伸手去拿衣柜子里莫名其妙多出来的衣服递过去。

    “韩文清,我发现我对你一见钟情了,我们在一起吧。”叶修一边伸手去接衣服一边说,在衣服被震惊状态的韩文清扔到地上之前接住。

    韩文清觉得不对劲,把叶修扯过来就往上套衣服,果然感觉到他发丝的水里若有若无的药物香气,抓着他想要挣脱的身体冷着脸就拉到浴室里面用大量温水冲洗头发。

    “哎哟喂别别别我自己洗自己洗!”叶修被冲懵了又冲清醒过来,连忙乖乖洗头,擦着头发看着洗手台上洗发水的角落的一行加助兴药物的小字咂舌。

    叶修本以为不会再有什么事了,结果睡着睡着到快要天亮的时候又被自己身体的异样状况惊醒过来,而原先也去洗完澡铺了条毯子躺在地板上的韩文清不知何时躺到了他的身边,一双狼眼睛蓝幽幽地看着他。

    “韩文清?”叶修试探着叫了一声,就看到眼前的狼人眼睛里闪过一簇火光一般亮了,扑猎物一般扑了过来。

   
    接下来的记忆仿佛就只剩下一个白天如同梦一般的翻云覆雨以及一次次被弄晕又弄醒的经历……

    叶修在最后一次释放中再次晕过去时眼前只剩下了一个个的白色光点:“韩文清……”

    第二天醒过来的韩文清看着自己怀里被折腾得浑身青紫眼眶通红满是泪痕的人,起身抱他去浴室清理时忽然发现了昨天两人用的沐浴露底下也有那么一行小字。

    看着叶修即使是在睡梦中也蹙着眉头抓紧他的手一副没有安全感样子,韩文清叹了口气有些自责,却听叶修呢喃道:“韩文清……”

   好吧,他认栽。

评论(11)

热度(77)

©灵秀在这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