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秀在这里~

韩叶喻黄短篇都完结
将计就计还卡着
世界末日思路一般
人鱼完结
靠谱存稿丢了


作业很多,活得很好

【韩叶】日月同辉[END]

(太阳神韩x月神叶)
    互怼互恋设定。
    复健失败。

    “砰——”的一声响,太阳神韩文清皱着眉头看向不请自来的某神,脸色甚是漆黑,他沉着声音开口:“叶修,你搞什么?”

    叶修好像才意识到自己弄出了个大动静,扶着门从地上爬起来,也不嫌尴尬,挥挥手跟他打了个招呼:“老韩,我来找你玩啊?”谁知道这尊大神居然连门都是虚掩的,过来看看而已一不小心就摔了。

    “没空,”韩文清手里处理各地小神上诉诉状的动作都没有停,这下连点儿眼神都不肯分给他了,“你的诉状都处理好了?”

    “哎呀,这个简单,最近都是祈求中秋满月别下雨的,这些都挑出来给专业的神去了就只剩下几张了,”叶修顺手关了门,抱着手靠在墙边,笑呵呵地支招,“老韩你就是太死板,明明一大堆用不着处理。”

    怪不得最近海神黄少天整天整天不回神祇事务部即使回来也是忙忙碌碌连话都不多说了,原来是出了叶修这么个幺蛾子。

    韩文清觉得自己作为一个有良心的神应该稍微劝说一下:“叶修,加一些班是事务部的惯例,有一些事虽然不是义务但是是约定俗成的。”

    叶修眨眨眼睛一脸无辜,正想说话便听到又有敲门声响起,莫名心虚地转转头,一时脑子一抽就几步跨到韩文清面前蹲下就往人家办公桌下钻,一边钻一边小声道:“让让让让,我们俩的绯闻已经传老久了,被看到我们俩待一块又要升级……”

    “最近水神出差,海神收到的工作似乎过重了,他只是阅历不深的见习神,不比月神神力充沛。”喻文州不卑不亢地面带微笑道。

    韩文清一时有些头痛,揉了揉眉心一边在心里想怎么一个个都到他这里告状搞得自己是家长似的,一边允诺道:“木神请放心,我会同月神协商的。”

    叶修蹲在桌子下这下倒不安分了,捂着个嘴一颤一颤地笑,抱着个让韩文清出丑的心思伸手在韩文清大腿上狠狠一掐。

    “太阳神大人请慎重劝阻月神大人,必要时请采取非常手段。”喻文州想到黄少天忙得都不着家了的样子只剩下些心疼了,连韩文清一瞬间僵硬了一秒又更冷硬几分的神色都没有看在眼里,只是又叮嘱了一遍。

    “我会的。”韩文清余光看到叶修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一般眼眸一闪,接着开始在他大腿上跟猫爪子似的挠挠抓抓,一副苦心孤诣想弄笑他的样子却又时不时失手碰到什么不该触碰的地方,不禁更加沉下些脸色。

    “好,那感谢太阳神大人了。”喻文州也明白韩文清说一不二的性格,知道这件事大约是能成了,达到了目的也不打扰看起来带着些许被打扰了办公而有的隐约不耐的太阳神了,干脆利落关门离开。

    “玩够了没?”韩文清也不动,就坐在那儿居高临下看着在他办公桌底下暗搓搓作妖的月神小朋友,硬是笑了一声。

    叶修心尖一抖,“咻——”地一声就变成了原形,一个银闪闪的盘子一样的东西就想从韩文清脚边飞走,结果却被韩文清眼疾手快一把抓在手里。

    银盘子中央原先是平滑光亮的,这下子突然就升起来一排银针,叶修正以为自己能脱身了,却见韩文清一手摁折了银针手上分毫未伤:“我这太阳神的热度也不是盖的。”

    “好好好,我出来。想干嘛?打架?”叶修发现跑不了门又是关着的,想想也觉得自己刚才只是开个小玩笑,于是也就显了形。

    “不打架,叶修,你先下来。”韩文清看着叶修这坐在他腿上仰着头凑到他眼前脖颈白皙呼吸浅近,一副要怼反撩的样子,不禁呼吸一滞,不自觉地咽喉一动。

    叶修正想下来,却发现韩文清浑身僵硬仿佛在受什么酷刑一般的样子,不禁乐了一下,想着看这反应似乎自己表白有望就试探道:“这么紧张,难不成你怕我非礼你?”

    韩文清觉得自己是作死才会喜欢这个总是不自觉撩人却总是和人称兄道弟的钢筋神仙,脸上的青筋都浮了些出来,闭眼压住自己眼底的情意又睁开:“下来!”

    “呃……这么就气到了……呼噜呼噜毛,不气不气啊……”叶修被这不耐烦到猛地加重的语气吓了一跳,差点就摔到地上去,扶着桌子稳住身子却看韩文清脸色已经黑了忙顺毛道。

    “叶修,你该知道什么事不能做。”韩文清严肃道。

    “好好好,我以后不给人家黄少天加工作量了。”叶修叹了一口气,这工作狂果然是看他想尽办法偷懒的行为有点反感了,连这种话都说出来了,看来告白之日遥遥无期啊。

    “没说这个。”韩文清脸色严肃。

    “那……你说的是……刚才我挠你痒痒?”叶修一脸惊奇。

    韩文清点头。

    “不是吧?这么小气……”叶修有点愣住了,自己在那压低声音嘀咕,感觉收到了个晴天霹雳,“都讨厌我到不能被触碰了?”

    本来以为自己这样总是借着找他玩的借口来和他待在一块,潜移默化就会被习惯,没想到自己这时不时用一些小动作来示好的行为却是被这么讨厌的。叶修有些自嘲地一笑,为了给韩文清留下好印象而许久不在他面前抽的烟拿在了手里,烟上掐出了几个深深的印。

    “好吧,我以后不会来烦你。”叶修手里的烟被掐成了两段,却故作轻松地笑笑,“老韩,你讨厌我就直说,我叶修也不是这么不识趣的人。”

    想到韩文清原来这么讨厌他,之前一次次试探时韩文清那僵硬黑沉的脸色也有了解释,叶修虽然面上看不出什么心里却有几分说不出的钝痛。

    讨厌?韩文清一呆,看着叶修走向门口莫名落寞了几分一般的背影,忽然觉得如果自己不叫住叶修那么他会后悔一生的。

    叶修听到背后韩文清叫住他的声音时只是站住了身子,连头都没有转回,结果下一秒便感觉自己背后贴上来一个拥抱,健壮有力的手臂直接将他箍在了怀里,一个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低语:“不会讨厌你,只有求之不得。”

    叶修当机了几秒钟,才分析清楚这个有点拐弯抹角的夹文夹白的玩意儿是什么鬼意思,顿时有点好笑。

    韩文清还等着叶修回复呢,就看叶修突然挣开他的手臂,直接笑到蹲下来了,捂着脸似乎要把一生的笑意都在今天释放出来。

    “亏我还担心这么久……”叶修笑着笑着忽然站起身来,笑着的脸上还带着两道不太明显的泪痕,伸手把韩文清一扯就恶狠狠地亲上去,亲了一嘴的血腥味。

    这大概就是痛并快乐着吧。

评论(3)

热度(70)

©灵秀在这里~ | Powered by LOFTER